有時,停在一個十字路口紅燈, 車潮洶湧的下午5點半,我常有個衝動,
如果我這時一個油門出去,狠狠的撞上一台車然後......會是怎樣? 

我承認我很變態, 以我以前的經驗,我很enjoy那零點幾秒的感覺
彷彿時空開始以慢動作執行,剎那腦中出現的卻是純白的空白...
體驗在生與死的交接點,那種純淨..

有時,在一個尷尬或是討厭的場合我常想,如果我翻桌或做些異於常人的舉動
來大聲告訴上位的,你他媽的怎麼會做出這種豬頭決定啊!!??

有時,在一個充滿虛假樣貌的地方的時候,我有種想拆穿所有人面具的衝動
告訴所有人,其實你想的不就是ooo他要的不過是xxx
人跟人之間距離需要這麼遠嗎??

有時,我想告訴我爸媽,我是多麼的敬佩你們,多麼的感謝你們在我心中的榜樣
可是...............

諸如上述所說的一切..
有一面牆檔著,我跨不過去,我做不到...
是慶幸,也是可悲

然而,這都是我內心的吶喊...
所以,這裡才叫做,
說不出口的思考... 但我只能將自己丟入音樂與酒精當中 即使....
醫生告訴我 我是遺傳性B肝...

全站熱搜

楊承樺營養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