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活在個看不見煙硝的戰場社會所以不得不如此.
不過我們也就只有在看見一個願意卸下盔甲或不帶著盔甲的單純人們時,
才會感到不被構成威脅感而能放鬆.
但你應該也有想過一種情況,
遇到跟你一樣是個披著戰甲的人
卻在無意間發現其實我們都相同的那種認同感.
然而那時候才能看見 戰士複雜的戰甲下的單純...

    全站熱搜

    楊承樺營養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