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夜台北 

我未眠 我憶起曾數個深藍夜空 台北醉倒到時分 最寧靜的時刻
你們都睡了 都倒了 都只了枕邊有個體溫卻記不起她(他)是誰的時刻
我還醒著

此時 民權大橋上的這一鐘 你們見不到的15分鐘
這讓心理學家 評判是人類最想埋了自己
最想跳下去
最想劃一刀
最想大量服下不再醒來藥物的
最好終結時分
是那最慘藍的15分鐘
萬物俱疾 在一夜裝扮 狂喜 媚惑 騷靈 吞噬 詭計 渴求 虛假 貪婪 過後
清算著你今夜得到自以為的心靈慰藉
盤算你那日夜欲征服領地還差幾方吋
批鬥你活著還有甚麼價值可言的卑賤
我醒著
 
我為你們祝福 替你們歌頌 甚至與你們墮落
但我也只是個看戲也伴戲的戲子 三流影評 

然而你膽敢說我虛偽嗎
我拿著外強中乾的肉體 在夜裡撐起你最後的自尊庇護
然而你斷我只是無知的追隨士兵嗎
我用心理戰殺戮每個你前方前來挑戰的酒客 只為獲得你地圖上的一面旗
然而你畫界我無法體會妳心碎的痛苦嗎
我不需要體會 我只需要讓你有地方慰藉...

    全站熱搜

    楊承樺營養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