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若女
身為高階主管的李曉琴白天工作忙碌,需要睡覺補充體力,但事與願違,她常在半夜醒來,夢裏盡是白天辦公室的事。前一陣子,她還夢到25年前的舊情人,在夢裏專注深情地看著她,讓她大吃一驚,卻始終不明白為何會夢見他?許多人為多夢或奇特的夢境所苦,甚至有些人在夢醒後覺得疲憊不已,抱怨做夢讓他們睡不好。做夢,真的會讓人睡不好嗎?如果天生多夢又該如何?夢想告訴訴我們什麼?

睡不好別怪夢多

「不要用夢的多寡來評估睡得好不好,」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睡眠中心主治醫師李信謙回答。因為有些人感覺多夢,卻一樣睡得很好,能一覺到天明且精神飽滿。

要評估自己是否睡得好、有沒有受到做夢影響,就看第二天的精神狀況如何。例如,是否感到疲倦、注意力能否集中?如果一整天的精神都不好或到了下午就不行,那表示多夢可能影響了睡眠品質。

但有時候是睡不好在先,才感覺到多夢。林口長庚醫院睡眠醫學中心主治醫師許世杰從臨床發現,有睡眠障礙(如睡眠呼吸中止症)、慢性病(如缺鐵性貧血、洗腎、糖尿病或是巴金森氏症)和憂鬱焦慮的病人,睡眠品質不好,特別容易感到多夢。此外,有些藥物如安眠藥、鎮靜劑和抗憂鬱劑也可能引起多夢。

因此他建議,如果常覺得自己多夢且嚴重影響睡眠,不妨先做一個完整的睡眠品質評估與檢查,找出可能的原因或疾病,對症治療。

除了生理上的疾病,多夢可能也反映內在的心理創傷,「多夢只是一個入口,隱藏在背後的還有很多因素,」李信謙提醒。

像一位壓力創傷症候群的病人,坐飛機遇到亂流,此後常夢到自己坐船翻覆,接著漂浮在海上。醫生問病人那是什麼感覺?病人回答:「就像那次遇到亂流,很害怕。」很明顯是受到那次經驗的影響。直到接受心理治療與藥物治療後,才逐漸減少重覆做此夢的頻率。

夢是我們的好朋友

排除以上因素,常做夢或多夢並不是件壞事。相反地,夢是在夜晚發出人生訊息的星星,幫助我們了解內在的世界,察覺自己不曾顯露的潛意識。「應該讓夢成為我們的好朋友,而不是困擾,」研究解夢已有15年,也帶過多次夢工作坊幫助人了解夢境的高華說。

像他從八、九歲就常夢到自己飛起來。他笑著形容,一開始很害怕,因為那時候還小,從空中鳥瞰世界很恐懼,怕摔下來,所以不敢飛太高。後來大一些,才比較敢飛,也飛得比較遠。這樣的夢境持續了數十年,一直到學會解夢,了解是怎麼回事。

原來,飛行在夢裏的象徵是內在想改變、突破或逃避某些事,因為在現實世界中不知如何處理。

他仔細回想從小到大的處境與感覺,發現自己的確有逃避現實的欲望。他自述,小時候在家裏有壓力,卻又是個乖小孩,不敢跟大人頂嘴,也不敢蹺課,對現實有抗拒卻又不知如何呈現,所以只能在夢裏飛。

高華笑著說,這幾年已經很久沒做到飛行的夢了,因為成為自由工作者後,一直處在自由與變化的狀態,所以沒有急於改變的需要。最後一次夢到飛是四、五年前要離開工作12年的公司,他一夢到自己又飛起來,就知道潛意識在跟他說話了,他需要突破、改變和休息。

有人天生多夢

許多睡眠研究都發現,每個人每天晚上都會做夢,平均一個晚上會出現4~5個,甚至更多,只是「沒有感覺」或「不記得」罷了。
高華從自身和愛做夢的朋友身上發現,體質比較敏感或對內在連結與潛意識比較敏銳的人,的確比較容易感覺到自己在做夢。

有人因此感到煩惱或不解,想去壓抑或否認它,結果帶來更大的痛苦。高華建議,如果能透過學習與練習,了解夢的語言,是可以打開這個神秘的溝通管道,讓它變成自己的資源和能力。

像在公家機關上班的嚴寶如從小也很容易感覺到自己有夢,卻沒特別重視它,有時還覺得很煩,直到有機會參加一個心靈成長課程了解到夢的重要,學會解夢的能力,才讓夢走進她的生命,陪伴她走過一次又一次的人生危機。

五、六年前先生投資失敗,家裏有巨額負債,她十分憂煩,心想這輩子再也翻不了身,晚上哭到心力耗竭,沉沉睡去,當晚夢到自己碰到一個大地震,天崩地裂,連她四週的土地都裂了,只有她腳所站的一小塊土地沒崩裂,她安然無恙。

一覺醒來,她不但沒有被夢境嚇到,反而不再擔憂。因為夢裏活生生演出她的心情,她覺得出現財務危機時,天都要塌下來了。但不管怎麼搖晃崩塌,她還是有一塊立足之地。「是夢安慰了我,比任何朋友都了解我,」她說。事後證明,因她在公家機關有一份固定薪水,才幫助家裏存得一口糧,得以溫飽。

嚴寶如並非特例,許多夢與睡眠的研究發現,女人比男人多夢。這是為什麼女性常常一早起來述說自己又做了什麼夢。

芝加哥瑞斯大學醫學中心心理學主任卡特萊特解釋,可能是女人比男人更容易記得夜裏所做的夢。因為女人比較願意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而且女人即使在睡夢中,也習慣豎起耳朵聽隔壁房的孩子或長輩是否有異狀、需要協助?因此在淺眠、睡眠隨時會被打斷的情況下,比較容易感覺和記住自己所做的夢。

夢也能解決問題

藝術家、建築師、發明家等創作力豐富的族類似乎也特別容易做夢,從睡夢中得到靈感。

像德國化學家凱庫勒就是在睡夢中看到一條蛇咬著自己的尾巴旋轉,發明了六個碳原子苯環的概念。

而發明現代小提琴弓的作曲家塔爾蒂尼,曾遲遲無法完成一首奏鳴曲,一天晚上他夢到海灘有個瓶子,裏面有個魔鬼懇求放他出來。塔爾蒂尼答應他的請求但條件是要幫他完成這首曲子,結果魔鬼按他構想演奏出技巧完美的奏鳴曲。塔爾蒂尼醒來立刻回想並抄寫下來,創作出受人稱頌的「魔鬼奏鳴曲」。他感嘆那是他寫過最好的曲子,但和夢中的曲調比起來仍差太多。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沒有任何問題能超越夢所觸及的範圍,」研究夢長達28年的哈佛大學心理學助理教授貝瑞特說,因為夢有能力打破妨礙我們解決問題的偏見,給我們更好的答案。

每個人都具有這種能力,不是只有特別有創意與敏銳的藝術家才有,只要我們願意把問題帶給夢裏,以創意來解決日常生活的問題。

有名的心理學家與孵夢大師戴蘭妮教人,在入睡前先回顧一下問題的內容,並想一句對夢的請求。例如,「幫助我了解我為什麼害怕飛行?我該怎麼辦?」或「我可以怎麼做來改善夫妻關係?」

最後,專注於你的請求,直到入睡。不論是在半夜或早晨醒來,都立刻記下夢的內容,再試圖了解夢的訊息。當然愈知道如何解夢讀夢,愈能明白夢境要告訴自己什麼。

許多科學家都發現,孵夢的確是很有效的技巧,能將問題有效帶到夢裏。加拿大的研究人員庫肯和奈爾森博士甚至發現,在事情發生5~7天內通常能在夢裏得到答案。

如此看來,常常做夢其實不錯,透過夢來擴展我們的視野,增強我們解決問題的能力,讓人生更美好。
創作者介紹

“愛吃愛動” 運動營養師 楊承樺

楊承樺營養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