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寄生草莓

因為現在婚姻外遇實在太頻繁,我跟派瑞西不免會聊到外遇的問題。

我問派瑞西,如果有一天妳發現自己的另一半有外遇,妳會怎麼做?

她問我,是外遇還是出軌。她說,外遇和出軌基本上是不同的。
出軌通常是基於一種衝動,出軌的人會有懊悔,會有罪惡,或者會想
結束外面的關係;但是外遇是一種已經成形的的長期關係,基本上已
經通過了懊悔和罪惡的陣痛,而變成一種必須存在的關係。

她說,如果是外遇,她不會原諒他。如果是出軌,她會原諒他,但是
卻也沒有辦法跟他繼續生活在一起。她說,她覺得自己無論如何沒有
辦法再去相信一個曾經出過軌的另一半,而她又怎能跟一個讓她無法
信任的人一起生活呢?

我陷入沉思。

曾經有那麼一陣子,我跟達令的關係陷入無法解決的低潮,我感覺到
非常的孤單和不被理解。那個時候,我對我們的婚姻充滿了懷疑。對
於每一件事情必須經過那麼「用力」的溝通還無法得到共識,我感到
害怕和灰心,那樣的死結竟然是打在一個每天和我生活在一起的人的
中間。那個時候,往往他雖然在我身邊,我卻感到無比的孤寂。雖然
有陪伴,可是卻被非常寂寞的陪伴著。那個時候我非常害怕,如果剛
好有一個能夠理解我的異性出現在我的身邊,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
力量去抵擋。

所幸這樣的時期為時並不長,沒有長到讓外面能夠出現另一個人。可
是我知道很多的夫妻,他們長時間面對比我們還要難解的難題。而在
雙方關係陷入絕望的時候,如果出現了一個異性,我不知道那樣的誘
惑,是不是人人能夠抵禦的。

當我回想自己那時的心情,我並不自負自己的自制力。因為我知道,
我的自制力並不是那麼超乎凡人,而我們的僵局也沒有那麼僵,而且
至少我們仍深愛著彼此,我們仍然願意為彼此做努力。可是那些感情
已經漸漸淡去,而又面對長時間僵局的夫妻,要怎麼去抵禦那種僅僅
是被欣賞的需要?

有時候我會想像或者當達令遇到相同的情況,如果他發現我完全不能
接受他的想望的時候,他會不會陷入同樣的絕望。而當這個時候,有
一個女人對他伸出溫情的手,讓他無法抵抗,我會不會原諒他?

於是我問派瑞西,有沒有可能,如果你的另一半出軌,是一種對你發
出的求救訊號。他是用一種很笨很爛的方法在告訴你,他需要妳的幫
忙。雖然他求救的方式是那麼讓人覺得生氣和不屑,他的聲音或者瘖
啞而不動聽,他的言語讓你痛恨和作噁。

派瑞西並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她只說,有一個心理諮商師的朋友
曾經做過類似的假設。

我沒有辦法很肯定的說,如果我知道另一半外遇是由於脆弱和絕望,
我是不是能夠原諒他。我也不知道,我對他的愛,是不是能夠包括愛
他的脆弱。我最不知道的是,當另一半外遇的時候,那種排山倒海而
來的忌妒、恐懼、和被欺騙的憤怒,是不是會淹沒了我對他原本可能
有的諒解和包容。

有人說,外遇是現代婚姻的必修課題。即使沒有外遇,也要為外遇做
準備。

我想,這句話的意思,並不是要我們把另一半看得更緊,而是要我們
時時對身邊的人保持著如新的心情,不把對方視為理所當然,也不把
對方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或者時時回想著當初那一個人曾經讓你那
麼心動的時刻,他的一舉手一投足都曾經讓你砰然心動。或者暫時拋
開那些令人厭惡的繁瑣,僅僅是回想一下那些曾經讓你悸動的溫柔。
在初初相識的那個時候,他送給你的一朵小小的花都會讓你燦然,而
現在,他給的比一朵小花更多。

有人說,婚姻並不適合現代人,因為現今的社會太多變,妳既然沒有
辦法保證一切都不變,又怎能保證自己的愛情永遠不變。

我們都是凡人,沒有辦法做超出凡人能力的保證。或者我們能做的只
是保有著一顆柔軟的心,柔軟的眼神,溫柔地看著我們深愛的人。

楊承樺營養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