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舞曲文化走向末路舞曲音樂期待新的落腳點

十年之前,似乎有充足的理由認爲,電子舞曲將改變青年文化的未來,但現在看來,
這個樂觀的幻覺已告破滅



國際先驅導報文章

上世紀整個90年代,一代人似乎都認爲電子舞曲將改變整個世界。之後就是超級俱樂部與超級DJ的湧現,

以及不可阻擋的商業化進程。但是現在,就連全英音樂大獎這樣的獎項也對電子舞曲表示冷淡。

曾經最令人興奮的音樂運動的高潮已一去不返。

最近,全英音樂大獎宣佈將取消最佳舞曲表演的專案,代之以最佳現場表演,這到底意味著什麽?

一方面,全英音樂大獎可能說明不了什麽問題。不過它的聲明也並非是孤立的。在過去兩年中,

三本重要的電子舞曲音樂雜誌《Muzik》,《Ministry》和《JockeySlut》都倒閉了,

倫敦的超級俱樂部“Ministry of Sound”的收入自2001年以來已大幅度下降。而最近,

英國兩大舞曲巨星“滑線小子”(FatboySlim)和“奇才”(theProdigy)的最新專輯都慘遭敗績。

電子舞曲的不景氣已有一段時間,而就在幾年前,舞曲音樂還號稱是全世界最重要的、

最令人激動的青少年文化運動。

一度輝煌風飄雲散

也許忘記電子舞曲的巔峰時期是很容易的。現在,人們寫書拍電影,其中給人的印象是,

似乎整個90年代就是以吉他爲主的英倫流行樂獨霸天下的時期。但就是在同一時期,俱樂部文化、

毒品與電子舞曲是如此盛行,以至於人們普遍認爲英國青少年的娛樂休閒習慣已經被徹底地改變了。

據保守估計,在90年代中期每個周末有50萬人投入這種狂歡。任何一個市鎮,

無論大小都能夠炫耀自己的跳舞之夜。那時人們認爲舞曲就是未來的音樂。

這種確信幾乎持續了10年。那時,一個年輕人從大學畢業,不希望爲《NME》或者《MelodyMaker》

這樣的雜誌工作,而是希望爲《Mixmag》這樣的舞曲雜誌效力。

人們認爲“污點”和“綠洲”這樣的樂隊已經過時了。

那時大家熱衷的是TheOrb,Underworld,theAphexTwin和theChemicalBrothers這樣的舞曲超級組合,

他們的影響力不僅在英國,而且波及全世界。

最著名的聲辯來自號稱“歐洲DJ天皇”的保羅·歐肯福:

“當我舉起雙手或者把它們指向人群中的某個人,並且微笑的時候,這就意味著整個世界。

”而每當他舉起手,每年就能賺75萬英鎊。在2004年,很難想像還有人會同意歐肯福的話。

幾乎所有的俱樂部都消失了,而電子音樂的衆多組合或者解散了,或者在商業上一敗塗地。

現在談論起電子舞曲,就如同談論某些神秘事物,今日18歲左右的樂迷根本無法理解。

非法邊緣的誘惑力

爲什麽事情變得如此戲劇化,這仍舊使人迷惑。部分問題在於,舞曲文化和毒品牢牢地聯繫在了一起。

這意味著對於幾乎所有參與者來說,你不可能整個十年的周末都在這種狂歡中度過。

如果這種狂歡體驗的光芒不再,舞曲的光芒自然也就暗淡了。如果不斷有新的音樂形式産生,

那麽這種衰退也會推遲,但這種創新在2000年左右就停止了。

另外一個原因是很直接的:去跳舞俱樂部已經失去了原來標誌著“酷”的意味。90年代早期,

去跳舞俱樂部,似乎意味著進入一個神秘時髦社會的大門。英倫流行樂會使人想起老的傳統流行音樂,

但舞曲音樂有著朋克音樂以及迷幻音樂一樣的邊緣文化傳統。小報上關於毒品泛濫的新聞,

以及法律條文中禁止“通過不斷重復節拍的音樂進行集會”的規定,還有舞曲集會中充滿時尚感的著裝,

都産生了神秘的吸引力。但是,舞曲音樂這種非法因素中的吸引力以及時尚誘惑力,

都在這個時代結束時蒸發了。作爲在柴契爾時代誕生和興旺的産物,在千僖年到來之際,

它已經成爲跨國公司的商業領地。所以,人們很難再相信這是青年的非主流文化。

期待新的落腳點

而那些超級俱樂部,開始變得非常貪婪,同時又努力維持自己的聲譽。

幾乎所有90年代大的跳舞活動都在努力反抗商業化,製作唱片不是爲了銷售,

而是爲了小圈子內的地下舞曲迷共同分享。那時人們抱著理想化的態度,認爲舞曲將改變整個世界,

現在他們知道,音樂什麽都沒有改變。電子舞曲作爲重要的青年文化運動已經沒落了,這也許是永久的。

但是舞曲音樂本身沒有死亡,只是極化了。富於創新精神的舞曲音樂仍舊在製作中,

但幾乎都跑到了排行榜的外邊。同時,舞曲唱片的銷量一落千丈。除非舞曲找到新的落腳點,

這就是創新、娛樂與商業兼具的地方。

來源:國際先驅導報
http://news.xinhuanet.com/herald/2004-11/23/content_2250213.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楊承樺營養師 的頭像
楊承樺營養師

“愛吃愛動” 運動營養師 楊承樺

楊承樺營養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