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父母期待的工作……和我不同
文-麥立心
攝影-曾千倚
2004年11月 Cheers雜誌


「你才幾歲?你懂什麼?當公關藏污納垢的,還要和客戶應酬…」

今年剛從研究所畢業吳閔慧念的是傳播,卻因為父母親友的壓力,而不知不覺地走上當老師的路。

其實,吳閔慧之前從不把當老師列入人生的考慮,「我以前都覺得當老師幹嘛?這樣人生不是很乏味嗎?」她想當的是一個專業的公關,而在同學眼中,吳閔慧容易與人打成一片、卻不失沈穩的個性,當公關,是想當然爾的適合。而一聽說吳閔慧已經去教書,同學們驚訝之餘,通常第一個反應都會半開玩笑地勸她別誤人子弟。

雖然吳閔慧也曾向家人表達自己的志向,但父母卻認為公關業的環境太複雜、容易被欺負,堅持要她去考國中的代課老師。

只求給爸媽一個交待
從小在「小孩子有耳無嘴」的觀念下長大的吳閔慧,不願意忤逆父母,於是她決定去考試。但不念書、也不準備,只求給爸媽一個交代,然後自己同時尋找在公關公司的工作。

在代課老師考試的那一天,同時也有兩家公關公司要吳閔慧去面試,她原本以為,面試正好可以成為缺考的正當理由。但吳閔慧的媽媽堅持,當老師的姑姑幫她蒐集了所有的考試用書、考試資訊,「不去就是對不起姑姑,」吳閔慧只好讓步,推掉了面試。

沒想到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吳閔慧竟然考上了,在爸媽親友的壓力下,吳閔慧只好硬著頭皮,進入五股國中教起國文。

教了兩個月下來,吳閔慧發現,相較於上班族,當老師一天只要上課三、四小時,加上學校就在家附近,真的是錢多、事少、離家近。但一提到原本想做的公關工作,吳閔慧的臉上還是寫著藏不住的嚮往與無奈。

接下來,當代課老師一年的聘約滿了,吳閔慧還得考上教育學分班、實習一年、再參加各學校的考試,才能成為正式老師,問她還會不會當老師,她沒把握地說,「我很徬徨,不知道該怎麼走下去。」

自我實現與父母期望的兩難
每個人都有自我,能夠做自己是最快樂的事。身為子女,能夠擁有爸媽的支持與愛,是最幸福的事。

但是,當自我實現與父母期望有所衝突,有可能兩全嗎?如果堅持要做自己,是不是就註定要過著出了家門、隻身奮鬥、進了家門還要爭吵冷戰的人生嗎?

雖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但人為了自己的選擇和父母不同而深受折磨的年輕人,勢必是愈來愈多。

因為,在富裕成長的年輕人追求的不是功成名就,而是追求興趣的自我實現。在《天下》雜誌今年針對18~35歲的年輕人所進行的調查顯示,有七成的年輕人認為,成功的定義是「平靜地做我自己」,遠遠超過對財富(13%)、名聲(7.5%)與權力(1.9%)的渴望。

絕大部分年輕人不愛錢、不愛名、不愛權,只想自由自在地做自己。

但是他們的父母可能不認為,工作的選擇只要是自己所愛、對自己有意義就可以了。

這群年輕人的父母多半處於五、六十歲的人生階段,他們成長於二次大戰後,普遍過著清貧的童年,因此成人之後,他們努力工作,為的是賺錢養家,因此他們選工作的考慮,往往是薪水,而不是興趣,往往是家族的榮耀,而不是自己的能力與熱情。

「50~59歲這群從小逆來順受的父母,和子女的衝突是最大的,」東方線上研究總監邱高生分析,因為他們的子女多半是35歲以下的年輕世代,也是在台灣民主化後成長的第一代,因此,他們之間所面臨的是前所未有的強大代溝。

開始重視自我意識
另一方面,雖說任何時代都有為了追求自我、捨下父母期望的年輕人,「但是像林懷民和羅大佑這樣子的人,以前是極少數,」邱高生說,「現在幾乎大多人數年輕人都是這樣子。」

「你一個大學生畢業生為什麼要去賣咖啡……」「如果爸爸可以幫我呼吸的話,也可以幫我選擇,如果不行的話,請讓我自己決定。」

星巴克澎湖馬公門市店經理吳宸希,是一位親切又熱情的店長,她喜歡咖啡、喜歡和客人閒話家常、喜歡張羅店裡的大小事,她對工作的熱愛總是暖洋洋地掛在臉上。

「我爸爸在銀行上班,所以他一直希望我能繼承他的衣缽,成為一個銀行行員,」吳宸希形容父親管教嚴格,以前只要父親一開口發出任何聲音,她都會以為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

吳宸希大學念的是廣告系,畢業後做的是相關的影像後製工作,由於當時廣告業是光鮮的新熱門產業,雖然並沒如父親所望成為銀行員,「但爸爸那時候還會主動和親戚介紹我的工作,感覺得出來他還算高興的,」吳宸希說。

不過,早在學生時代,咖啡就是吳宸希的最愛,為了一圓咖啡夢,加上原工作也有些瓶頸,吳宸希決定轉行,而且考進她心儀已久的統一星巴克咖啡。

得知自己被錄取,吳宸希高興得不得了,但吳爸爸卻非常生氣,認為大學生為什麼要去賣咖啡。

因為不顧爸爸的反對進入星巴克,4年來,吳宸希工作起來總是特別地拼命,很快地,她成為獨當一面的店經理,但是吳爸爸的想法還是沒有改變。

「其實有時也會有點想放棄自己的夢想,去成就爸爸的期望,」她說。

但意想不到地,今年5月,吳爸爸突然心肌梗塞,吳宸希沒接到家人的通知,一直到從澎湖回到台北,發現家裡空無一人,才知道爸爸住了院,也才想起因為意見相左,自己也好久沒有好好關心爸爸了。

吳宸希到醫院探望爸爸時,帶了幾張星巴克的咖啡券送給醫生,沒想到醫生都很開心,吳爸爸這才曉得,原來女兒工作的咖啡店是這麼的受到歡迎。

一切的誤會,都意外地因為這場大病而冰釋。雖然父母倆到現在都沒有刻意向對方說些什麼,但所有的諒解與釋懷盡在不言中。「爸爸現在對我的工作有很大的改觀,看得出來他還滿開心的,」吳宸希欣慰地笑著說。

「我不會幫你,也不准去找認識的親戚朋友……。」

才30歲、入行3年就已經成為南山人壽區經理葉子甄,當初為了找一份能夠與人接觸的工作,放棄在出版業、薪水還不差的文字編輯工作,決心轉行當壽險業務員。

但是,葉爸爸和葉媽媽都反對。他們覺得業務工作太複雜、也太辛苦,加上過去曾遇過惡劣的業務員,對於壽險業務員印象很差,因此兩人都強烈反對葉子甄轉行。

溝通無效、爭吵也無效之後,葉子甄還是堅持去南山人壽上班,「我還記得爸爸說我3個月之後就會受不了,跑回家來,而且他告誡我,所有認識的親戚朋友都不准接觸,」葉子甄說。

剛開始的時候,葉子甄人脈不多,只敢向4個好朋友開口,但為了賭一口氣,葉子甄硬是死命地撐過了最慘淡的前3個月。

帶著媽媽感受工作中的尊榮
沒想到,因為這種破釜沈舟的決心,葉子甄在轉行的第一年就有很不錯的業績,但是好強的葉子甄認為在沒辦法拿出像樣的成績前,說什麼都是多餘。

直到今年,葉子甄的業績好到公司因此招待她和家人去奧地利玩,葉子甄這才決定帶著媽媽,一起飛到維也納享受一番。

這一出國,葉媽媽才發現,所到之處都貼著「歡迎南山人壽蒞臨」的布條,好不尊榮,而且女兒有許多同事也都很年輕、學歷很好,葉媽媽才實際感受到,其實保險業務員也可以當得很專業、很有尊嚴。

而葉爸爸也連帶地因為葉媽媽所描述出國經驗而改觀了。以前都不敢和朋友說女兒從事保險業務的葉爸爸,現在竟會主動把朋友介紹給女兒。

此外,由於工作時間比較彈性,葉子甄常會特別選在工作天,帶爸媽去吃頓好的,享受享受。「這樣他們就會覺得我的工作很好,收入不錯、時間自由,又可以常常陪他們,」葉子甄偷偷地笑說。

「我們家是清清白白的小康家庭,希望你去做正正當當的工作。」

曾經在滾石、上華、新力等唱片公司擔任行銷與經紀高階主管的胡馨云,因為熱愛音樂,很早就決心在唱片業發展。

當年,胡馨云好不容易把握了機會進入滾石唱片,興沖沖地告訴爸媽,沒想到母親怕女兒進了演藝圈的大染缸,擔心得不得了,竟然嚴肅地告訴她,「我們家是清清白白的小康家庭,希望你去做正正當當的工作。」

父母看得如此嚴重,但胡馨云卻想辦法四兩撥千斤。

首先,胡馨云先認真地追問、傾聽爸媽所擔心的原因,「有些事他覺得一定不能做的,你其實也不會做,你為什麼不答應他?」胡馨云舉例說,像她就答應媽媽進入唱片公司後,絕對不會抽菸、喝酒,而且可以正常上下班,然後說服爸媽先讓她去上班一個禮拜試試看,「你給自己一個限期,通常父母會比較難拒絕你。」

順利進入滾石唱片後,胡馨云也會刻意耍心機,一領薪水就全部交給媽媽,然後再由媽媽發零用錢給她,如此一來,媽媽不但知道她賺多少錢,也知道她並沒有生活糜爛、胡亂花錢。此外,胡馨云還會主動和爸媽說自己的辦公室位在什麼路上,老闆、同事人怎麼樣,讓他們更了解自己待的是正當的公司、過的是正常的生活。

和父母溝通一定要用手段
而當時胡馨云因為表現不錯,被公司指派到大陸出差,對她來說是不可多得的機會,但因為當時剛發生六四事件不久,爸媽可是擔心得要命。

但是胡馨云很懂得向爸媽舌燦蓮花一番,「我和他們說我去大陸見了什麼人、做了什麼事、涮羊肉有多好吃,他們就覺得我多了很多別人沒有的人生歷練,反而覺得我的工作很好,」她輕鬆地說。

「和父母溝通一定要用手段,」胡馨云說,因為關係太親密,反而愈要用心、理性地去了解,爸媽為什麼會反對、他們需要什麼樣的安全感與保證,「因為爭執是無法解決問題的,不需要把小小的歧見,搞得那麼艱難、尖銳。」

「人家都有正常的工作,……人家都有領股票,……人家都結婚了,……」「為什麼總是要拿我的工作和別人比,而不問我到底快不快樂?」

對於求學期間就表現優異的孩子,父母的期待總是加倍地高。

頂著台灣大學機械系學士、賓州州立大學工業工程碩士,畢業後還曾經在美國海軍負責設計無人潛艇導航系統的林志遠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帶著高學歷和難得的海外工作資歷回到台灣,林志遠一如眾人預料地進入了科技業,在創見科技擔任採購的工作,但卻發現自己每天上班時,都是度日如年。

撐了3個月後,他不顧家人反對地辭去工作,飛到西班牙,學習他從大學時代就熱愛的佛朗明哥舞。

回台灣之後,習舞多年的林志遠以教舞為業,並自己創業,成立專門引進國外專業舞者來台灣表演、授課的經紀公司。在短短地兩年間,林志遠總共陸續飛到西班牙6趟學舞,如此不惜成本,就是為了學習真正專業的佛朗明哥舞,帶回台灣。

「如果照著我爸媽的安排走,他們會很支持我,我可以過很安逸的日子,但我的青春就要交給他們了,」看似瘋狂投入佛朗明哥舞的林志遠,其實很清楚自己的選擇。

但至少,由於林志遠現在已經在佛朗明哥舞領域小有名氣,爸媽已經沒那麼反對了,「我媽說他現在是不支持、不鼓勵、也不反對,」林志遠說。

雖然在這個領域的同伴不多、也沒有父母支持,但林志遠相信,只要不斷追求專業,一直走下去,未來將大有可為。他舉例說,「如果你可以看到更遠的地方是晴天,就不會覺得這裡下雨有這麼苦,看得遠的人,想法就會不一樣。」

努力之餘,樂觀也很重要。

樂觀享受你熱愛的工作
「誰說在奮鬥的日子,就要過得和苦行僧一樣?」林志遠慧黠地笑說,「這樣你就不能enjoy你熱愛的工作了,不是很可惜嗎?」

是的,放輕鬆。

既然勇敢地選擇了熱愛的工作,就一定要樂在其中。

然後我們才能快樂地與爸媽相處,讓他們不要擔心,讓他們體會,我們因為工作,有多麼地快樂。

有一天,或遲或早,他們會因為我們的快樂而心滿意足的。

    全站熱搜

    楊承樺營養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