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如果給你一條歹命,一定要把它翻過來! 本篇文章摘自:商業週刊第 954 期作者:胡釗維、廖怡景 


五洲製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吳先旺 五洲製藥董事長吳先旺,14歲北上討生活時,身上只有50元,是個
「窮鬼」。
50年後,他成為製藥大亨。兒子形容他工作認真,他說:「我不只是打拚,是用生命去換。」 二月七日,台北市台南同鄉會舉行新春團拜,陳水扁總統、民進黨主席游錫等黨政高官齊聚,總統一到現場,就親熱的拉著一位頭髮斑白的歐吉桑直說:「你是我們最敬愛的吳董事長!」 這位讓阿扁「敬愛」的歐吉桑是五洲製藥老闆吳先旺,出身台南佳里,在阿扁選上台北市長後,開始給予大力支持,算得上是總統的幕後金主之一。

 吳先旺與總統一樣出身貧窮家庭,只是扁爸一路栽培阿扁念書,而今年六十六歲的他,卻只念到小學二年級,就輟學進入社會,至今只會寫自己的名字,連寫「我愛妳」三個字送老婆,都要照著別人寫好的字去描。 雖然出身貧苦、大字不識幾個,二十年來,人稱「爽伯」的吳先旺卻能一手創造「斯斯」、「足爽」、「阿鈣」等「俗擱有力」的傳奇藥品,為了讓這些成藥深植人心,五洲一年投入的電視廣告經費就達兩億元,是電視台的重量級客戶。

 五洲集團去年營業額超過十億元,員工卻不到百人,近十年為了將藥廠升級至cGMP等級,就投資十餘億元建廠,目前是國內唯一的cGMP藥廠,這個大投資讓五洲從一個原本只做成藥的小廠,變成健保局處方用藥排名前十大的藥廠。 五十年前,一個口袋只有五十元就北上闖天下的窮孩子,如何變身成為今日的製藥大亨?吳先旺豪氣干雲的說,「我不是人,我是『鬼』,可以看到別人看不到的地方。」 不論什麼時候,踏進吳先旺位於外雙溪的豪宅,都可以聽見價值千萬元的高級音響裡,流洩出旋律優美的古典樂。悠揚的樂聲,搭配壁上掛的張大千水墨真跡,再挾雜吳先旺不時冒出幾句「三字經」的海派說話聲,讓訪客既親切、又有些錯亂。 不喜歡台語歌,最愛古典樂,尤其是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因為很熱鬧,我聽了就「爽」 台客味十足的吳先旺不喜歡台語歌,最愛古典樂,尤其是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因為很熱鬧,我聽了就『爽』。」

真性情的吳先旺,毫不掩飾自己的喜怒哀樂,有草莽英雄的氣魄,眼光更透著生意人的精明,「我不識字,只相信自己的眼光,因為書會騙人,我的眼珠不會騙我。」成功者的自信,由內而外顯現出來。 時光回到民國二十九年,台南佳里鄉下,剛出生四個月的吳先旺,母親就過世,應了算命仙所說這個小孩會「剋母」。這個不祥的印記,自此烙印在他身上。 為了活命,阿嬤抱著他喝遍同村鄰居婦女的奶水,十歲,父親和後母認為他「沾到就會衰」,他和哥哥被趕到父親在公墓旁蓋的小草寮裡住,沒有父母疼,讓他一度想自殺。 

十四歲,出外打拚,沒錢吃飯,喝古井裡的水充飢,吃別人剩下的麻油雞湯補身體,為了餵飽自己,他做過纏電線童工、噴漆行學徒、鈕扣行業務員、鱔魚麵攤雜工等二十多種工作,甚至和流氓一起混,成為「夜市旺仔」。 直到靠父親老友、佳里醫生吳國楠借他五萬元開機車行,因為投資「黑油」(機車用的機油)生意成功,二十五歲的吳先旺脫離貧窮,賺到人生第一個百萬元。 但百萬富翁只做了一年,因為幫朋友背書,民國五十五年,旺仔被倒上千萬元,當時公務員月薪不過三千元,一千萬就算不吃不喝兩百年都還不完。

早上刑警來問案,下午債主就上門,連續十五天,吳先旺幾乎不吃、不喝、不睡,只瞪著天花板過日子。「那時,我連喝水都沒有滋味。」以為這一生就這樣完了! 坐床邊地板思考,二十年不上床睡覺 怕記不住,又沒能力寫下來,只好讓自己一直醒著到想透為止 負債沒有打倒他,管財務的太太替他盤點資產,發現庫存的黑油可以變現,吳先旺決定直接面對問題,找債主談判分期還款。 兩大債主,吳國楠和一位製罐廠老闆汪兆貴讓他一年分期還錢,他卻承諾在半年內還清。從此債主變金主,不但讓他度過財務難關,還讓他賺到好債信,「後來我向這兩位恩人調錢,五千萬元、一億元都只要一通電話,連寫借條都不必。」

 兒子認為他做事業是認真打拚,吳先旺卻說:「我不只是打拚,是用生命去換。」 因為「不識字很可憐,要比別人想更多!」 雖然是億萬富豪,吳先旺卻不在床上睡覺,慣常的睡姿是倚在床邊,靠著床頭櫃,用手臂當枕頭休息。他的臥鋪,就是他的辦公桌。很少進公司,近二十年來,旺仔每天在家,就是坐在床邊地上,用電話遙控公司、思考五洲發展方向,由於不會寫字,所有事情,他都反覆再三直到想透為止。 「我怕腦子記不住,又沒能力寫下來,只好讓自己一直醒著到想透為止。」不僅如此,為了更能貼近市場,掌握廣告的效果,吳先旺還在臥房裝了七台液晶電視,隨時監看各家廣告。 自民國六十一年接手五洲至今,他沒有一天睡眠超過四個小時,不只如此,十八年前,吳先旺大手筆投資設立GMP藥廠之後,他更很少上床睡覺。 因為不會寫字,任何事情一旦想透,他就得立刻交代部屬,擱在床頭的電話,就成了吳先旺唯一的辦公用品,公司領導幹部,幾乎都曾在半夜兩、三點接過他的電話;「斯斯」、「足爽」等琅琅上口的廣告詞,也是旺仔在床邊思考再三想出的傑作。

 為了抹去不識字的悲哀,旺仔用超時工作去克服,他說:「要成功,第一就要學會『忍』!」忍得住身體的痛苦,忍得住欲望、忍得住不胡亂投資。不過,能夠長年過著「非人」生活,旺仔有個小秘密,據醫師診斷,他比常人多了一條腎上腺,醫師告訴他,「腎上腺素分泌時,人容易顯得亢奮,你比別人多一條,難怪體力比一般人好。」 機會就是本錢 每一步都要想清楚,都要想到後路 看到機會還不夠,還要夠「雄」 體力好、能忍還不夠,旺仔翻身成功的第二步是要「準」。 回憶十四歲時,要離家北上,身上只有五十元,臨行前,他噙著淚和失明的阿嬤話別,他告訴阿嬤:「我這次出去,只有兩條路,一個是成功,一個就是到溪邊去找(指如果失敗就投河自殺)。」旺仔常拿那一次和阿嬤話別的情景,惕厲自己。 來台北打拚,不停換工作,只為尋找發財的機會。在他眼中,「機會就是本錢。窮人的命運,就是一步錯,步步錯,所以每一步都要想清楚,都要想到後路。」因為對貧窮的體悟,比任何人都深刻,他指了指坐在身邊的兒子,「他有一個『好野』(有錢)的老爸,我沒有,加上我沒讀書,所以,要比他想得多,看到任何機會都不能放過。」 「機會在前面走,看到就要抓」,但要抓得住,還是得靠頭腦。

旺仔投資做藥,不像一般人靠知識去研究、評估,他是找了一位做刑警的朋友,要刑警幫他找出管區內那個人有暴富的經驗。 結果,朋友介紹他去見一位藥商,果然讓他找到中藥材「枸杞飴」(增肥藥)的投資機會,他可以每天抱二十萬元去批藥,分裝到中藥行去賣。旺仔在這個藥材生意裡,見到他從商以來沒有碰過的賺錢機會,於是開始對藥品投入極大的注意力,後續才有「五洲製藥」王國的出現。 「看到機會還不夠,還要夠『雄』(台語狠的意思),一次投下去,才會成。」旺仔翻成功的第三招就要夠狠。 為養出冠軍鴿,買下比賽前十名 爸爸是楊傳廣、媽媽是紀政,生的小孩肯定會跑! 五洲剛創業,要推出感冒藥「斯斯」,當時市場上已有「康得六百」占據極大的市場,旺仔看好感冒藥市場,可以一天花一百萬元、二個月總共砸下六千萬元資金去做電視廣告,因為相信自己的產品夠好,又敢放手一搏,碰上一波流行性感冒出現,斯斯「俗擱有力」的電視廣告立刻產生效果,讓吳先旺成功超越「康得六百」,在這場感冒藥大戰中勝出,在製藥界站穩腳步。 吳先旺的狠勁和膽識,不只用在廣告上,只要是能賺錢的事,他都緊咬不放。

投資賽鴿如此,投資骨董也是。早年住在板橋,一棟透天厝不過十七萬元,但他為了養出冠軍鴿,常常一次比賽會把前十名的鴿子全部買下,他的邏輯是「爸爸是楊傳廣、媽媽是紀政,生的小孩肯定會跑!」曾經一次買進十一隻賽鴿,花了三十五萬元,同樣的錢可以買兩棟透天厝。 這套用錢砸出高品質的邏輯,讓他的賽鴿生涯,一度獲利上千萬元。

轉做藥,經營手法也一樣,原料一定用最好的、設備買最好的,一套設備台製品一、兩百萬元,日本製要七、八百萬元,德國牌則要上千萬元,吳先旺不會從成本考量買國產貨或日貨,一定買德國機器。 台灣區製藥公會理事長曾義青說:「五洲能成功,一方面是因為吳先旺出身基層,懂得用鄉土廣告,精準抓住市場需求;另一方面就是賺到錢後願意不斷投資,因此能持續發展。」 現在,他買車,一定買賓士,聽音樂,不但CD要二十四K金,連音響訊號線一條都要上百萬元。兒子吳宗明問他為什麼一定要買二十四K金的CD,答案很簡單:「如果你聽不出K金CD與一般CD片的差別,肯定是你的水準還不夠,不是人家的品質沒到位。」 成功者的狠勁和賭性,在吳先旺身上,上上下下都看得到。

 窮鬼翻身!兒時悲慘歲月,造就豁達心態 「心中若有恨,就沒有大成功」 窮鬼翻身了,童年時的折磨已成為他生命的祝福,在商場打滾五十年的旺仔樂觀回憶兒時的悲慘歲月,他豁達的說,「因為心中若有恨,就沒有大成功。」頗有一笑泯恩仇的豪氣。 現在,後母、以及後母生的那些兄弟,都靠他支持。就連過去的窮朋友,也都冒出來了。想想這些窮朋友,他無奈的說:「會賠錢都是因為『惜情』,朋友借錢很難開口說不借,但借了又很少還。」於是他定下規矩,親戚朋友開口借錢一律不借,用送的,最多一百萬,照他的想法,最多就是賠掉這一百萬,總比借更多要好。

 有過去成功的經驗,少了貧窮時和人低頭的自卑,現在的吳先旺,金錢不再和生活密切相關,而是代表人活著的尊嚴和氣魄。儘管現在體力大不如前,但是旺仔的拚勁卻絲毫不減。 「衝!就是要每天持續,不要想自己可以做到什麼樣的程度,或是哪一天可以成功。因為,只要那麼想,就表示自己已經到底了,不會再進步。」這位鬼才老闆到今天,還是這樣激勵自己、要求員工。
創作者介紹

“愛吃愛動” 運動營養師 楊承樺

楊承樺營養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