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洪家寧】
WTO第六屆部長級會議在香港舉行, 引爆大規模抗爭、九百多人被捕、十四人遭起訴。 WTO為何引發全球民怨?


「Down Down WTO」、「Kong Yee Sai Mau」(「抗議世貿」的粵語音譯)……,世貿會議期間,近萬名世界各地的農民、工人、學生和環保、女權等社運團體,儘管說著不同語言,卻高喊著相同口號。

最受矚目的,是規模最龐大的數千名韓國工農「遠征團」,他們「剛柔並濟」,用餐時與民眾分享便當裡的自製泡菜和韓國米飯、遊行時沿途播放「大長今」主題曲;或在最前線赤手空拳抵擋全副武裝的警方強力鎮壓,或用三步一叩、泳渡維港等近乎自虐的方式,讓這場運動得到愈來愈多港人的同情與支持。

抗議隊伍中也有近百位台灣人,這是台灣民間首度大規模參與「反全球化」運動的盛會,他們為何抗議?

「我們不只抗議WTO、抗議政府出賣人民權益,我們更反對WTO所代表、推動的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帶著近三十位台灣學生和工人一同赴港示威的工人民主協會常執委林垕君說,「也就是財團優先、利潤至上的全球化。」



新自由主義全球化,鞏固兩極分裂的世界。「WTO成立十年來,世界衝突、戰爭有增無減,國與國之間、各國國內的貧富差距都在擴大,根本是全球人民『向下沈淪』,」林垕君苦笑,「所謂發展,到底發展了誰?」

「WTO讓各國資本更便利流動,哪裡薪資低就往哪裡跑,」但這種利潤至上的原則,「漠視勞工生存權,各國勞工被迫勞勞比賤,」自主工聯執行長黃莉珺說。

各國農民也發出怒吼,因為歐美跨國農企業挾著政府高額補貼,大量傾銷便宜農產品,使得農地廢耕、農村破產、農民自殺層出不窮。在示威現場設有自殺抗議的韓農靈位,比人高一倍的布條上寫滿了近年印度自殺農民的名字,處處血淚斑斑。

楊承樺營養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開始寫這篇文章的此刻,是曼谷時間晚上十一點。我趴在飯店二十二樓客房的床上,正「推敲」著筆記型電腦。從落地窗眺望出去,湄南河悠悠緩緩,兩岸燈火點點如星。

 事情是這樣的,泰國駐台灣貿易經濟辦事處邀請十位台灣記者,參觀曼谷近年新興的、走「國際路線」的超優質私人醫院,其目的直接、粗淺地說,就是希望能在台灣開發結合醫療(特別是健檢)的泰國旅遊商機。因為報社相關線上同事無法分身,所以臨時抓我公差,當然也給我一個「break」,暫時脫離一下平常工作軌道。

 這類出國採訪機會很多,以報社來說,那不過是單純受邀考察,並不代表承諾任何報導義務,若題目涉及爭議,我們還會再結合其它方面的調查採訪,不會以此為唯一資訊來源;甚至,我們也可能拒絕派員參加。

 此行每天拜訪兩三家醫院,總要過九點半才能回飯店休息。有幾家醫院在泰國是股票上市公司,有救護直昇機和停機坪,能免費提供二十幾種語言翻譯專員全程陪伴病患,光大門口服侍上下車、安排輪椅的門僮和交通指揮、保全警衛,加一加就有四五十個,還有,那大廳挑高十餘米,名畫、鮮花、厚地毯、鋼琴演奏、水晶吊燈,和穿著漂亮套裝的接待小姐巧笑倩兮,優雅地對你頷首合十、輕問:「What Can I help you?」讓人恍惚錯覺置身「五星級」飯店。

 每家醫院都宣揚自己醫術優異,有什麼器材設施或貼心服務,但我卻一直想起自己曾在中時電子報浮世繪編輯室報告寫過的一篇文章「醫院狂想曲」,不禁暗自在心裡吐舌頭、扮個搞笑鬼臉。(如果現在在台北,我真想把那舊文找出來貼在文末博君一粲。)

 關於此行「正經事」,等回台北我會儘快整理出來刊在報上,在這裡我要說的是一些「軼聞雜私」。

 參加本媒體團的,除中國時報一家報紙外,還有幾家雜誌社和電視台。這是我不當記者以來,第一次和電視新聞同業有這麼長的時間一起採訪。他們多是「六年後段、近七年級生」,他們一定有很多我所沒有的工作本領,然而,這幾天仔細觀察他們的工作方法與習慣,我頗為詫異,因為,那跟我既有的工作信念差距是那麼的大;更叫我驚心的是,想到他們握有的傳播工具,若比閱聽人數,更勝我好幾倍(還是好幾十倍、百倍)!

 舉幾個例子來說吧,每家醫院幾乎都請出院長董事長主任醫師,在播完簡報後,排排坐接受提問,但我們的電視記者不管到哪家醫院劈頭就問:你們這裏有沒有做變性手術?惹得對方常一時錯愕失笑,有家醫院在回答完以後,還特別說明:「雖然我們有此技術,也有成功案例,但我們不希望以此為標榜。」問完變性手術後,他們往往接著問人家有什麼設備堪稱強項?如果人家說有一台「運動式心臟檢查機」,他們就趕緊問人家可不可以找個人假裝病患實地操作一下機器?人家說有兩間總統套房級病房,他們就說那要拍套房,請人家調護士配合模擬演出;順便再查查看有沒有台灣病人住院,他們要到病房做訪問。台灣沒有?那其它地區只要說華語的都行,什麼?不願受訪?那再問問他們如果只拍側臉或背面,眼睛馬賽克、說話變音行嗎?啊?都不行?「這家醫院真跩,配合度好差!」結束採訪上車後,他們就會這樣抱怨。

 看醫院那位擁有企管博士學位的公關主任耗了將近兩個半小時都在聯繫這些,我有點不安,忍不住對她說聲:「不好意思喔,太麻煩妳了!」她嘴裡說沒關係,但臉上卻堆滿苦笑,倒問我:「台灣想變性的人應該不多吧?為什麼你們的媒體這麼關心變性手術?」我說沒有啦,只是因為這陣子有個關於泰國變性手術精湛的新聞話題,所以記者們想更進一步了解而已。我吸一口氣再次說不好意思,她也再次客氣說不會不會,只是這次多加了一句:「我們醫院經常有世界各國的記者來採訪拍攝,但很少遇到像你們這樣的要求,而且還是臨時提出的,基於尊重病患隱私的立場,我們實在為難,所以真抱歉。」

 她後面這句話,這一趟總共有三家醫院這麼說出口。有天在一家有心臟病專用救護車和救護摩托車的醫院,那畫面更荒謬。為求逼真,他們要求啟動心臟救護車,並找人模擬演出,這樣也就罷了,他們還把攝影機架在急診室入口,要求醫師站在入口處接受訪問。

楊承樺營養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